allbet注册:净是甜言蜜语:说服人的修辞

admin 3周前 (11-11) 社会 58 1

【编者按】

《若何阅读一本书》是莫提默·艾德勒的成名作,作为该书的姊妹篇,作者在《若何听若何说》中从“听、说、读、写”四个维度完成了自己主张的叙述,主要通过对有用“听”与“说”的逻辑举行阐释,并在此基础上提供了诸多高效能相同的的方式与技巧。本文摘编自该书第三章《净是甜言蜜语!》。

净是甜言蜜语

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后不久,芝加哥大学校长哈钦斯召集成立了一个天下宪章起草委员会。在这个由声名显赫的人士组成的小组中,有两位性格截然相反的人:一位是芝加哥大学的意大利文学教授、著名诗人朱塞佩·安东尼奥·博尔杰塞;另一位是略显死板、实事求是的哈佛大学法学院院长詹姆斯·兰蒂斯。有一次开会,我正好在场,博尔杰塞教授就一个他体贴的话题同人人侃侃而谈。随着谈兴越来越浓,他的声音越来越高亢,眼睛里射出兴奋的光泽,言语也越发铿锵有力,既富有诗意,又富有激情,险些在场的所有人都入了迷——只有一小我私家除外。在他讲话竣事后的一片静默中,兰蒂斯院长冷冷地盯着博尔杰塞,并低声斥道:“净是甜言蜜语!”博尔杰塞也十分冷然,情绪中夹杂着气忿,他特长做手枪状指着兰蒂斯,回复道:“下次再说这话时,笑着说!”

兰蒂斯院长那时的那番话是什么意思呢?他到底想表达什么?

他的意思固然不是说博尔杰塞的言论有语法错误或逻辑错误,堆砌辞藻,语言表达水准异常低劣。虽然英语不是博尔杰塞教授的母语,然则他的英语水平也是大师级的。我曾多次和他争论,深知他有特殊的剖析能力和令人信服的推理能力。他在修饰自己的语言方面十分有先天,善于运用意象、比喻、恰如其分的节奏等吸引人人的注意力,同时将他的看法转达给听众。

他的言辞里蕴藏着修辞的气力,而这种气力是那位哈佛大学法学院院长——一位守旧的盎格鲁–撒克逊人的言辞所一直缺乏的,只管他同样语言得体,逻辑严谨。那么这位院长为何否决他的意大利同事的这种讲话气概呢?这种气概有什么问题吗?或许他有意制止自己不像博尔杰塞教授那样巧妙地雕琢语言,然则二者的性格差异并不能证实,他把博尔杰塞的演说指责为“甜言蜜语”是准确的。

若是以最大的善意来解读兰蒂斯院长对博尔杰塞教授的指责,我们必须明白为,并不是由于后者的言辞是甜言蜜语,而是由于这样的言辞对于那时的场所来说显得过于夸张了。

究竟,博尔杰塞那时并不是站在演讲台上,去说服一大群生疏的听众,而是和同事们配合围坐在桌前,讨论着一小我私家人都已领会的话题。在这种情形下,需要做的是普遍考察林林总总的事实,综合权衡正反两方的理由。

在兰蒂斯院长看来,看待这种讨论,讨论者应该平实镇定、紧扣主题、直击要害,滤去一切无关紧要的题外话,以免让讨论历程无故变得热烈却毫无意义。因此,兰蒂斯对博尔杰塞的那句颇为失礼的指责的现实意思是:“别说那么多空话!”

那些所谓的“空话”是由于在那种特殊场所才显得多余,照样在任何场所都多余呢?一定不可能是后一种情形,否则就意味着我们在语言时,只要相符语法和逻辑要求,就足以实现我们的目的了。事实似乎从来不是这样。这种说法就像下面的说法一样不切现实:当你同别人语言时,完全没需要思量若何让对方好好听你说,若何让你说的话根据你的预期影响对方的头脑和心灵。

语法、逻辑和修辞这三项艺术,决议着语言用于表达头脑、感受时的效果。或许,若是只是把小我私家的头脑和感受写下来,作为私人便函以供日后参考,那么用语法和逻辑这两项艺术就足够了。我们在自言自语时,或在仅供己用的书面条记中,确实不需要使用修辞技巧。这是由于,我们险些从不需要说服自己去谛听、接受自己的想法,也不需要说服自己,我们自己的想法是有充实依据的,是应该获得认同的。然则,当我们真的需要说服自己正处于准确的轨道上时,在自言自语或条记中仍只顾语法和逻辑就显得不够了。为了能够让自己接受某种结论或想法,我们还必须做得更多。就像我们有时候会说:我们不得不“说服我们自己”——在这种情形下,就需要修辞登场了。

只管在自言自语时我们很少需要修辞,但我们同别人语言时却很难脱离它。原理显而易见:我们总是需要说服别人,让别人不仅仅听到我们说的,还要赞成我们的看法,并根据我们的看法思索、行事。

说服人的艺术

修辞这一古老而充满荣光的艺术,本就是一门说服人的艺术。在长达约莫25个世纪的时间里,修辞和语法、逻辑一样,在教育中占有着举足轻重的职位。尤其是在古希腊和古罗马, 其职位加倍显耀,由于那时的教育理念更倾向于将人培养成一位演说家;在17—18世纪同样云云,那时人们不仅重视语言和写作的内容,还十分强调其形式。

然则到了今天,在年轻人的校内基础教育中,所有这些艺术险些已消逝殆尽。三者之中,在前十二年的教育里,修辞又是缺失得最为严重的。部门人进入大学后,或许另有机遇加入一些公共演说方面的课程,但绝大多数人都没接受过说服技巧方面的训练。

在漫长的历史中,对修辞学的教授,主要涉及雄辩术和语言气概。而一种能够把实质内容的交流历程表达得更优雅或更高效的语言气概,应该是口语和书面语都需要具备的。优雅是否可取权且岂论,至少它并非总能使说服变得加倍高效。

由于我们对修辞的兴趣主要集中在提高说服效率上,我们就无法回避这样一个事实,在漫长的历史中,修辞学总是与雄辩术亲切关联。许多和这一话题有关的著作——好比古罗马修辞学大师昆体良的那部名著——书名中用的词都是“雄辩术”而非“修辞学”。在古典时代和现代的早期阶段,“雄辩家”和“修辞学家”这两个词的意思是相同的,是可以交换的。

这有什么纰谬吗?雄辩术的主要目的是说服别人按某种方式行动,雄辩家使用修辞技巧的唯一目的是取得适用效果,好比执行某种行动,做出某种价值判断,或者形成某种对他人或其他群体的态度等。

然则,取得适用性效果却并非修辞学的唯一用途,甚至不是其最常见或最主要的用途。我们总是希望能够改变他人的头脑,让他们像我们一样思索,这同改变他人的行动和感受,让他们按我们希望的去行动、去感受,是一致主要的。在这种情形下,我们使用修辞的目的就纯粹是智力层面的,或者说是理论层面的,而非适用层面的。当我们把修辞用于这种目的时, 我们作为说服者的性子,就与以适用为目的的雄辩家截然不同了。

另外,把适用层面的修辞术表述为“雄辩术”的问题在于,这样听起来和政治舞台、法庭、立法集会等场所极端相关,但实在这些领域并非人们唯一需要修辞技巧的地方,商业领域同样需要,任何为了到达适用目的而需要说服或反驳他人的场所都需要。

我们可以发现,在包罗政治在内的所有领域中,实在我们都是在向其他人兜销些什么。适用性说服行为,不管其详细表现方式是怎样的,本质上都是一种推销术。因此,我接纳“推销术”这一对照通俗的词,来命名这种为杀青适用目的而举行的劝说性话语。

那么,又该用什么词来命名那种纯粹智力层面、理论层面上的劝说性话语呢?“教学”?“指导”?或许都可以,但我们需要记着的是,指导可以有多种方式。有时候,先生并不是在简朴地面临静默的听众发表演说;若是是这样,先生便只是在灌输知识,不需要向学生们提问。满堂灌式的授课现实上是一种演讲,好的演讲者和洽的推销者一样,在乎的是说服自己的听众。

在指导和销售流动中都存在着说服行为,前者是为了到达纯理论层面或智力层面的效果,后者则是为了到达适用效果。我以为最利便的是接纳下面的术语来划分表述:以适用效果为目的的话语称为“说服性谈话”;以改变头脑(没有任何现实行动)为目的的话语称为“教育性谈话”。我所谓的“推销术” 便属于说服性谈话,而讲座则属于教育性谈话。

说服者既可行善,也可作恶

“推销术”、“说服”甚至“修辞”等术语,对于那些以为从事销售、劝说事情或使用修辞手段就是沉溺于狡辩术的人来说,有着令人不快的寄义。

幸运的是,持有上述看法的人是错的。事实上,若是狡辩术无法制止,那将是异常不幸的,由于将没有一个老实或道德上郑重正直的人,能够摸着良心去做说服事情。然而,绝大多数人都倾向于,或者被迫于说服别人按自己以为理想、高尚的方式去行动、去感知。很少有人可以彻底脱节说服性事务,我们中的绝大多数,在一样平常的联络中,绝大部门时间都纠缠其中。

许多手艺都既可以服务于行善,也可以服务于为恶。人们行使那些手艺时,既可能恪守道德规范,也可能枉顾道德伦理:医师的手艺,既可以用于治病救人,也可以用于伤人害命;状师的手艺,既可以用于促进社会公正,也可以用于蹂躏社会正义;手艺专家的手艺,既可以用于建设,也可以用于损坏;说服者——政治雄辩家、商业销售员、广告商、宣传员等的手艺,既可以用于维护真理、从事善行,也同样可以成为诱骗、作恶的得力工具。

狡辩术是对修辞技巧的错用,是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的无德之举。柏拉图曾在狡辩家与哲学家之间画了一条显著的界线。他以为,只管二者都具有娴熟的争执手艺,但哲学家致力于追求真理,不会为了赢得争执而错用逻辑和修辞,接纳诱骗、歪曲或其他形式的阴谋。

相反,狡辩家为了实现小我私家目的,总是不惜接纳任何手段。若是有需要,他们情愿把坏的理由说成好的,情愿违反真理。

在古希腊,狡辩家成为修辞学先生,目的是帮人赢得诉讼。那时候,公民一旦惹上讼事,只能自己给自己当状师——做自己的控方状师或辩方状师。对于那些以打赢讼事为目的,并以此为判断是非的尺度,而不管其是否相符道德的人来说,狡辩式地滥用修辞确实很有用。

正由于云云,修辞学在早期承受着恶名,以至再也无法彻底脱节掉。也因此,我们应该记着这主要的一点:狡辩术是对修辞学的无耻滥用,但被滥用并不意味着修辞学自己应该被训斥。

在销售或其他类似的说服流动中,既有老实的人,也有不老实的人。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人类的许多其他流动中。推销术并非只有靠谣言和诱骗才气到达效果,乐成的销售也并不需要坑蒙拐骗的艺术。这一点同样适用于其他形式的说服流动和修辞应用。

我明了,推销术、说服、修辞这些术语在某些方面承受着欠好的名声。然则,一旦明白这些术语同狡辩术发生联系是有时而非一定的,我就再也找不出任何要扔掉这些术语的理由。这些术语背后的流动,是我们所有人,至少是绝大多数人经常介入的,而且我们完全不需要借助无耻阴谋、谣言、诱骗也能做得很好。

《若何听若何说:高效能相同的逻辑与窍门》,[美]莫提默·艾德勒著,王留成译,中信出书团体2020年5月。

,

欧博开户www.allbetgame.us

欧博开户www.allbetgame.us

Allbet欧博官网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转载请注明:allbet注册:净是甜言蜜语:说服人的修辞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

  • Allbet代理 2020-11-11 00:02:02 回复

    欧博官网欢迎进入欧博官网(Allbet Game):www.aLLbetgame.us,欧博官网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Allbe代理、Allbet电脑客户端、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这个还行吧,比有的强

    1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716
  • 页面总数:0
  • 分类总数:8
  • 标签总数:1286
  • 评论总数:350
  • 浏览总数:21364